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玄黄

 
 
 

日志

 
 
 
 

困教纪言(6)  

2014-12-26 08:5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节课教师只讲四分钟”的点滴思考(一) 

        近来,某领导常与我说起江苏洋思中学老师一堂课只讲四分钟的事儿,其赞叹之情溢于言表。关于洋思中学老师一堂课只讲四分钟的事儿,这几年听得已不少,也曾有些想法,后不了了之,今又提起此事,便更有些思考了,遂记之。
        近些年来,随着教育改革的深入,人们逐渐认识到“一言堂”、“满堂灌”的不足,并呼唤“把课堂还诸学生”,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应该说这本身就是件可喜的事,这不仅体现了教育的进步,更主要地是体现了对学生生命智慧和人格的尊重,体现着教育“人性的回归”。随着教育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先前对“一言堂”、“满堂灌”的反对,渐渐地便是“老师只是课堂的组织者,应尽量少讲”;再后来便是“一节课教师只讲十分钟”,直到洋思中学的“一节课教师只讲四分钟”,大有教师课堂不讲课之势,似乎,教师讲得愈少便愈能体现教师还课堂给学生,就愈能体现教育的本质性——即所谓“教是为了不教”。可怕的是这种观点在我们大陆的教育界已经颇有市场,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在此,我无意于评判洋思中学的这种做法,只是想谈点自己作为一个高中语文教师从语文教育的角度出发由此所引发的点滴思考。本来教育作为一种培养人的活动,为实现“培养人”的目标,采用不同的培养途径、培养方式是无可厚非的,任何一个真正的“花园”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也是事物本身存在的规律。可怕的是我们这个民族做事太喜欢热闹,太喜欢号召大家“蜂拥而上”,以致“蜂拥者”不分青红皂白照搬照套,这就不免让人有些担忧了。
        韩愈当年提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不管“传道授业解惑”能否涵盖今天的教育内涵,我想,今天的教育总还不至于要完全抛弃它。“传道”当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至于“道”的内容当然不应该只停留在韩愈时代,甚至只是某种意识形态的观念。2003年4月出版的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明确提出:“高中语文课程必须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使学生受到优秀文化的熏陶,塑造热爱祖国和中华文明、献身人类进步事业的精神品格,形成健康美好的情感和奋发向上的人生态度……学习认识自然、认识社会、认识自我、规划人生,实现本课程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方面的价值追求。”向被培养者“传道”主要是两种途径:一是通过文字,即学生通过阅读文本自己感悟从而获得“道”的提升;二是通过教育者的讲授使被培养者产生共鸣从而获得“道”的提升。而对于大多数被培养者来说,第二条途径所起的作用要远远大于第一条途径所起的作用。同时,“传道者”所传之道不应该只是“照本宣科”地把“上头”所规定的“道”加以传授,更应该把自己对生命、生活、社会、人生的深刻体验和思考传递给学生。传道乃至是老师把自己对人类的深邃思考、澎湃激情和沧桑体验指向学生的精彩传递,从而感染、引发学生的深入思考并获得质的提升。要不然古人也不会说“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了。试问一节教师只讲四分钟的课,面对着优秀的文化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如:《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1》第二单元的古代散文《兰亭集序》《赤壁赋》,学生如何理解“死生亦大矣”“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又如何理解“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如何理解第三单元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中“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等等,且课程中还有大量的文学名著名篇。学生的自我感悟固然重要,而教师的精彩讲授亦不可偏废。当然我们不要求也不可能要求学生把这些文章的深刻思想、丰富的情感以及艺术上的特点都弄清楚,但总不能只停留在把文章通读几遍的层面上吧?若是如此又何必非选这些名著名篇呢?作家邓一光说:“好的作品确实有一种阅读挑战,这种挑战是如何造成的?因为这里面具有智力、艺术、思想,这些东西在解读时本来就有一定的困难,如果把这些都放弃了,挑战性打哪儿来呢?那我们干脆一天到晚读三字经吧,琅琅上口,但我们就没有文学了。”(葛红兵:《直来直去》)选些通俗易懂的文字岂不更省事更可以让学生在课堂上充分发挥其自主性吗?老师不是可以一节课只讲两分钟、一分钟,甚至一分钟也不要讲吗?退一万步说,“语文课是学生自读课文,自己分析课文”,就算我们的学生能靠自己接受书本中的东西,殊不知“课文以及练习题和答案”只是某种意识形态的需要,这些年里的教科书不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吗?再说,学生通过自己的独立阅读和思考什么问题都能解决,那又要老师这个“组织者”干什么呢?学生把书本买回家去读岂不省钱省事?国家又何须投入这么大的力量来兴办教育呢?充其量国家组织一批专家学者编选一套教材,或者编写一份书目不就可以了吗?我们不否认,古今中外有不少自学成材的例子,可在芸芸众生中实在是沧海一粟啊。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